Peter Daniels 教授接受重庆青年报访问

访问连结: http://www.cqqnb.net/ebook/201421/11314.html

彼得·丹尼尔斯(Peter DanielsPeter)是英国伯明翰大学地理系教授。他的研究领域主要以经济地理为主,集中于中国城镇化之下服务业的发展。在谈起借鉴世界城镇化建设的经验时,彼得·丹尼尔斯认为,中国城镇化建设的发展和趋势与欧洲相比,具有较强的特殊性。

中国无太多闲置土地来城镇化

重庆青年报:谈起中国的城镇化,我们总常说要借鉴国际经验。但在您的研究中,有没有发现中国城镇化的特殊性在哪里?

彼得·丹尼尔斯: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城镇化相比,最大的特殊性在于它发展过于迅速。如果和欧洲的城镇化速度相比,中国的城镇化快得太多了。这就会带来很多问题,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城市里的空气污染。如何合理正确地控制增长速度,比如合理地控制机动车数量的增长,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重庆青年报:城镇化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问题存在,中国在城镇化过程中也面临着很多压力,这些压力在欧洲国家是否也同样经历过?

彼得·丹尼尔斯:中国和欧洲相比,最大的障碍在于中国没有这么多闲置土地来进行城镇化。中国拥有的能够养活众多人口、进行农业生产的优质土地相当有限。而且相比欧洲,中国的人口密度过大。随着人们变得更为富裕,收入提高,人们就会想要到外面去闯一闯,这就会带来城市更大的压力。

服务业快速增长面临人才瓶颈

重庆青年报:现在各大城市都在大力发展服务业,以您来看,中国服务业还面临哪些问题?

彼得·丹尼尔斯:中国在这方面的压力在于如何优化经济结构来维持就业,让中国的制造业发挥更大的作用,以及走向现代化。我的研究领域就是服务业的发展。随着城镇化继续发展,对于服务业的要求就会增加很多。中国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服务业的不合理增加。第三产业发展过于迅速,导致知识、技能、教育远远落后于城市人口的发展,这也是很大的挑战。

除此以外,中国不仅仅存在着城镇化,同时也包含着制造业的现代化。在城镇化和现代化同时到来的情况下,作为发展中的中国,该何去何从?因为制造业的现代化要求的是高质量的生产性服务。但相比而言,中国的三个产业发展不平衡,对于第三产业的“倚重”让第二产业发展滞后。

只有在提升第二产业的情况下,才能更好地发展其他产业,从而使产业整体得到全面发展。而了解、研究生产性服务在中国是如何产生和发展的,同时它是如何运转的,也显得非常重要。


Chi-Han Ai

Ph.D. candidate of EHESS ( École des hautes études en sciences sociales, Paris) focusing on regional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China and Taiwan.

More Pos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